拉里小王子

【锤基,Thor/Loki同人文】All in vain/一切皆虚妄 (罗蒙湖Chapte 20)

神仙写字啊!

诸葛福媛:

All in Vain是我目前开的最大一个锤基坑了……却是最冷的呃……


不过自己还是喜欢这一篇大历史中的小锤基,喜欢美丽寒冷的苏格兰,更难得是因为它结识了一位好基友,答应她会完结的,就一定不会坑哒。


 已经完成的卷一http://aurora-zhuge.lofter.com/post/1dcd1f35_9ca87a5


 已经完成的卷二http://aurora-zhuge.lofter.com/post/1dcd1f35_9ca87cf





Chapter 20


罗蒙湖——Loki的第二个故事16


Fitzgibbons太太从未想象过自己退休以后的生活,她十几岁便开始在MacGregor家族做女佣,她在这个家认识了并嫁给了管家Fitzgibbons先生,她在这个家生下了三个儿子,把他们培养成为MacGregor家族的战士,她在这个家照顾过美丽善良的女主人,她在这个家亲手带大了小少爷ThorMacGregor……她一生最快乐美满的时光,都给了这个家族,所以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离开这里的样子。


不过……Fitzgibbons太太坐在椅子上翘着脚,看着Loki围着小围裙在治疗台上忙忙碌碌,她想:或许可以考虑休息下了。


 


Loki小心翼翼的把冒着热气的药锅端下了火炉,他拿起放在一旁的捣药臼,转过身,有些犹豫着开口:“Fitzgibbons太太,我可以捣一些熊葱的汁液放到Odin先生的药里面吗?”


Fitzgibbons太太站起身凑到药锅旁:“为什么呢?”


Loki垂下头,咬了咬下唇:“我看Odin先生最近食欲都很不好……我记得书上写熊葱是可以帮助消化的,但是单独服用味道太冲了,所以我就想,可不可以加一些在他的药里?”


他抬起头,耳朵有些红红的:“当然,您要是觉得不合适,就算了。”


Fitzgibbons太太接过Loki手中的捣药臼,拿到鼻子前边闻了闻,一股微冲的蒜香味激的她微微闭了眼。


她把捣药臼放回桌上,拉住了Loki的手:“孩子,这些熊葱很新鲜啊,你是跑去旧教堂那边采的吗?”


Loki点点头,把沾满泥土的脚往后缩了缩。


Fitzgibbons太太理了理Loki的头发,掩不住声音里的怜爱:“跑那么远,你一大早就起来了吧,真是难为你这么用心。”


她把捣药臼里绿色的汁液加入药锅,一边拿起汤勺搅拌着,一边开口:“Loki,等你再大一点,就可以接替我了,说真的,我都没有想到加用熊葱来改善老爷的食欲呢。你是不是为了老爷的病,自己又熬夜看书啦?”


Loki把捣药臼里剩下的残渣倒了,舀了水清洗着,笑道:“什么都瞒不过您呢,我只是想,thor就快回来了,我希望在他回来之前,让Odin先生好起来。”


 


Fitzgibbons太太端起药锅,冲Loki偏偏头:“走吧,我们去给Odin老爷送药去。”


Loki快步跑过去跟上,扯了扯Fitzgibbons太太的裙边:“您等下可不要告诉Odin老爷是我想到了熊葱的主意。”


Fitzgibbons太太“哦?”了一声,奇道:“怎么?还有人不想受到老爷的夸奖啊?”


Loki抓了抓脑袋,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想以后给thor一个惊喜,您就帮我保密吧?”


Fitzgibbons太太哈哈笑出声:“好好好,就你们小兄弟俩秘密多!”


Loki也附和着笑起来,他冲Fitzgibbons太太眨眨眼:“我们中午给Odin先生准备些奶味土豆泥吧?软软甜甜的,正好可以中和熊葱和药物的一点点刺激味道,他一定会喜欢的。”


“好主意,Loki!”


……


 


Loki把沾着露水的熊葱在篮子里放好,抹了把汗水抬起头来。


旧教堂在晨光里勾出黑色的轮廓,远处的天边隐隐的泛着金色,太阳还没能从云层里钻出来……第15个,这是他看到的第15个日出了。


Loki现在晚上睡的很好,他再也不做梦了,似乎从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彩虹桥的thor和loki就与他诀别,不再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可是他也有十五天,没有在梦里见到thor了。


 


想到Thor,loki反射性的捏紧了拳头,他皱起眉想把thor的样子从自己脑子里挤出去……


Thor摩挲着自己的手,蓝眼睛里闪着浓浓的眷恋:“你说有没有可能我们本来是一体的,然后被分开成了两半?要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这么离不开你呢?”


 


“啪”Loki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现在不许你想他,明白吗?”他对自己开口,冰冷又决绝。


Loki弯腰捡起了篮子,转身向城堡方向的来路走去,太阳在他身后升了起来,火红的、炫目的,像是曾经梦境里thor的斗篷。


 


----------------------------------------------------------------------------------------------------------------


Loki把绿色的汁液倒进药锅里,Fitzgibbons太太闭着眼在一边的椅子上晃了晃脑袋,她皱了皱鼻子:“Loki,是我幻觉了吗?还是熊葱的蒜味越来越淡了呢?”


Loki轻轻笑了声:“哈,我还以为只有我这么觉着呢,是不是咱们天天闻这个味道,已经耐受了?”


Fitzgibbons太太也笑起来:“有道理啊……记得thor刚学骑马那会儿,我老是嫌弃他一身马粪气,后来慢慢的,就闻不出来了啊。”


Loki扫了Fitzgibbons太太一眼,转身把捣药臼的残渣倒进火炉里:“对呀,他那会儿天天臭乎乎的,可把咱们俩折磨惨了。”


Loki端起药锅,欢快的拍了拍老妇人的肩膀:“走吧,亲爱的Fitzgibbons太太,我们给Odin老爷送药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治疗室木门关上那一刻,Loki看到他倒出的残渣在火焰中烧为灰烬。


 


那些被烧尽的,不仅仅有熊葱的残渣,另一半,是铃兰的叶子。


相比铃兰,英格兰人更喜欢叫它幽谷百合。当洁白的花瓣在夜间盛放,夜风里似有若无的幽香闻起来就像是幸福本身。


 可是铃兰的叶子是有毒的,它会让人的心越跳越慢,最终停止跳动,昏迷死亡。


苏格兰的铃兰很少见,只有一些偶见的野生株从普鲁士和英格兰传播而来。


罗蒙湖边的野生铃兰生长在旧教堂废墟的杂草丛里,几乎没有人发现过,除了Loki。


孩子们都害怕旧教堂那里流传的鬼故事,但thor不怕,所以Loki也不怕。


他们在旧教堂废墟附近追逐嬉闹过太多次。




 铃兰的叶子和熊葱异常相像,即便是像Fitzgibbons太太那样有经验的治疗师也不能轻易分辨,但Loki还是很小心,他每次都在把铃兰均匀的混在熊葱里,绿油油的一片,无从区分。


沉住气,慢慢来,他告诉自己。


我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给外公报仇。


 -----------------------------------------------------------------------------------------------------


Loki的手停在药锅的上方,沸腾的水在他手下呼呼的冒着热气。这是第三十碗铃兰汁液,也是剂量最重的一次,或许这一次之后,他就不需要再去旧教堂了。


 


如果计算准确,两天后Odin会昏迷,五天后Odin会死去,七天后……


七天后thor就该回来了。


 


Loki低头看着捣药臼里磨好的铃兰汁——他忽的想起自己第一次跟随Fitzgibbons太太学习治疗术的场景。


那也是thor第一次从烈马上摔下,摔伤了骨头。


 


Fitzgibbons太太拆除了thor伤肢的固定木板,冲他吼:“你必须给我下地练习走路!!”


Thor走了两步,摔倒在地上,Loki扑过去扶他,看到thor疼出了一头汗,thor咬着牙试图憋回自己的眼泪,倒吸着冷气抓住Loki的手。


他可怜兮兮的望向Fitzgibbons太太:“不能再等等吗?真的要疼死了。”


 


Fitzgibbons太太把thor拎起来:“这会儿知道疼了?骑那匹马之前你怎么不想想会有今天?!不练习走路?你想变成瘸子吗??你是要长成个最棒的战士?还是一个只能在后方搬运军需的瘸子?!”


Thor变了脸色,搂着Loki的肩艰难的站了起来。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然后轻轻推开Loki的手:“Loki,我可以的。”


……


 


傍晚时Fitzgibbons太太拿出一瓶味道怪怪的油状物,她把Thor的脚丫从热水里捞出来,叫他把腿支在自己膝上的围裙上,然后搓热了双手,把微浊的精油涂在了thor的腿上。


“好受些了吗?”她捏着Thor肿胀的小腿,眼睛里闪过一丝疼惜。


“舒服多了。”Thor放松了紧握着的Loki的手,皱成一团的眉头舒展开来。


“这是什么东西啊?”Loki凑过去问。


“薄荷、鼠尾草、甜没药、玫瑰和紫荆。”Fitzgibbons太太专心的揉着Thor的伤腿:“这种精油可以疏松筋骨,缓解他白天练习的疼痛。”


Loki松开了Thor的手,蹲到Fitzgibbons太太的旁边:“您可以教我吗?这样您回家的时候,我可以帮Thor按摩。”


……


 


热气将铃兰汁的味道蒸腾出来,钻进了Loki的鼻子里。


他想起初冬的傍晚,他和外公从Bodleian图书馆高高的拱门中走出来……薄薄的初雪覆盖着牛津镇,三三两两的学生在他们身边跑过,嘴巴里呼出一团团白色的哈气。风已经很凉了,Loki缩起脖子,把半张脸埋在毛呢围巾的后面。外公的手伸过来,干燥而又温热,把他的小手包裹在手心里,暖的像是酒吧里的炉火。


 


经过South Park Road那一大片公园时天已经黑的看不出颜色,loki有些不开心,妈妈已经不在了,他和外公回到家中,再也不会有人捧出热腾腾的兔肉派来迎接他们。


外公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捏了捏他的小手,示意他去看天边升起的第一颗星星。


“不要被苦痛蒙蔽了你欣赏美丽的眼睛,Loki。


还记得我们今天看的那首小诗吗?


我踏着初雪信步前行,


心潮迸涌如初绽的铃兰。


黄昏在我的道路上空,


点起了星星的蓝色烛焰。”


……”


Loki扬起脸,外公的笑容宛如璀璨星光。


 


 


Loki打了一个寒颤,磨好的汤汁随着他的颤抖洒在了地上。


Loki慌忙用把鞋底把汁液蹭去,把余下的一股脑都倒进了药锅里。


他把捣药臼丢在一旁,端起药锅快步出了门。


Fitzgibbons太太现在已经全全委托他照顾Odin服药了,再纠结下去,就要错过服药的时间。


而Odin一向喜欢掌控一切,变凉了的药难保不会令他不快。


 


这个念头让Loki平静了下来,他对自己说,瞧,Odin一向不是一个好人。


Loki咬着牙迈上楼梯,他深吸着气告诉自己,如果要说谁有错,那错误也是从Odin开始的。


他挤出个笑容,推开了Odin的房门……


 


Loki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缓步走回到了治疗室里,把空碗放下的那一刻,他整个人终于无法控制的发起抖来。


他用清水一遍又一遍的冲洗自己的双手,却觉得手上始终有洗不掉的铃兰叶气息。


 


Loki把脸埋在冰冷的手心里,眼泪渗了出来。


他知道,在这一刻,自己彻底伤害了thor。


失去外公和辜负thor,


前者是无法承受的噩梦,后者是地狱一般的梦魇。


One is heart breaking,the other is unthinkable.


 


Loki抹干泪水抬起头……他不后悔,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Loki把药碗和药锅洗干净收了起来,他看到沾着水的捣药臼,不知被谁清洗干净了,放在柜子的一角。火炉里噼噼啪啪的,烧着一些药渣一样的东西。


 


那个晚上是Loki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做梦,那个梦短的似乎只有一个瞬间。


Loki只是看到了thor的样子,他看着他笑,金发在高地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Thor张开嘴,声音清朗的像春日的惊雷:“我很想你啊,Loki。”


 


Loki一下惊醒了过来,他把脸埋在枕头里,拼命摇着头,一遍又一遍的强迫自己背诵外公口中的诗句:


“我踏着初雪信步前行,


  心潮迸涌如初绽的铃兰。


  黄昏在我的道路上空,


  点起了星星的蓝色烛焰”


 


一个念头忽然把他的心脏紧紧箍住,几乎让他喘不上气来。


Loki想起植物志上写,铃兰的花语,是幸福再来。


 


注释:


1. 那首诗的作者是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叶赛宁,这位俄国诗人出生在1895年,所以这个诗是绝不可能被Loki祖孙看到的,平行宇宙嘛,要允许诗人穿越。


2. 铃兰和熊葱长得非常像,也确实有毒害心脏的作用,不过中毒症状肯定会显现啦,不会像文里写的这么慢,时间这么好控制。


 


 



评论

热度(178)

  1. 拉里小王子诸葛福媛 转载了此文字
    神仙写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