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小王子

【锤基,Thor/Loki同人文】All in Vain/一切皆虚妄 (完结和后记)

The end.

诸葛福媛:


前情提要:Chapter 53镜像——Loki的第三个故事19


Chapter 54镜像——Loki的第三个故事20 终章


Loki在极度的酸痛疲惫中醒来,仿佛浑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散了,松松垮垮的,被皮肉拴在一起。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整个人半趴在Thor身上,像很小很小的时候,他还不到Thor一半高的年月。


“快把Loki放下来,”妈妈总要过来制止,她把Loki从Thor身上抢下来,一脸严肃的警告,“你会摔着弟圌弟的!”


Thor假装从命,然后趁Frigga刚刚走远就把Loki举起来,放回胸口上,他盯着他,像抱着最心爱的玩具,“你喜欢这样,对不对,小家伙?”


Loki懵懵懂懂的点头,咯咯咯的笑出声,哈喇子顺着下巴颏流圌到Thor胸口上。


Loki懒洋洋的趴在Thor胸口——他们的软甲都还穿着,硌在身下并不舒服,但那远不足以烦扰他离开。


他们的姿圌势像在演场道貌岸然的下圌流战争戏剧——上身甲胄,下圌身赤圌裸。一半刀兵相向,一半抵死缠圌绵。


“在想什么?”


Thor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伸手勾住他的背,轻轻摩挲着。


“想杀了你,”Loki抬头看他,手掌搭在Thor心口,“把你的心掏出来。”


“动手吧,”Thor笑着答,表情温柔的像水,“它本来就是你的。”


Loki的手指骤然收紧,在盔甲上轻圌握成拳。


“Lo——”Thor想再开口,却被Loki猛贴上来的唇打断。他弓起背,在Thor身上坐起来。


纤长的手指探下去,摸圌到两根贴在一处的硬圌物,Loki一并拢在手心,一上一下的动圌情抚圌摸。


Thor喉结明显起伏了下,感觉身圌体里有个只有Loki知道在哪儿的火源被点燃了。他扶着Loki的腰,勉强开口问他,“不要紧吗?要不要休息下?”


Loki摇头,坏心眼儿的收紧手心,Thor立刻吸着冷气闭嘴,猛地半支起身圌子搂住他,“你——”


他凑上去重重咬住Loki下巴,“小疯圌子!”


Loki笑着躲开,又马上回来吻上Thor嘴唇。他舔圌弄着他的唇圌舌,用气声呢喃,“我还想要……想要很多。”


曾经,拒绝Loki没有那么难,早在Thor的骄傲足以支撑起他Asgard大王子的名号时,Loki的需求就被粗圌暴圌干脆的推挤到Thor的需求后面,它们层层叠叠的堆起来,晃的摇摇欲坠。


然后Loki就学会了这个——温柔的,或者尖刻的,调皮的,或者伪圌善的,引圌诱怂圌恿蛊惑,银舌圌头为了达到目的可以颠倒乾坤。


Thor花了太长的时间才学会分辨和抵御这个。


但现在,Loki甚至都没费心思伪装,他居高临下的看着Thor,扶着他的利器抵在自己双圌腿之间,他小小的吁一口气,容纳不下似的皱起眉头。


他舔下嘴角,就那么停在那儿。


佯败的目的从来都是诱敌深入,但Thor明知如此,却依旧无法抵圌抗——他只想向前,不停歇的向前。


“会胀……”Loki在坐下去的时候轻声抱怨,双手松松的在Thor颈后合拢。


Thor托着他的腰,小心的控圌制力度,抬头吻他微扬的下巴,“现在呢?”


“很胀,”Loki侧过点儿头,嘴唇贴上Thor的唇角,亲圌密的包裹圌住他,然后牙齿用圌力咬下去,“但我还空着。”


“把我填满啊,哥圌哥”。


Loki瘦削的身圌体骑在Thor身上,皮革衫摆搭下来盖住了腿,他埋在Thor肩头,红着脸颊上下摇晃着。


Thor感受到他喘息里的疲惫——混在情圌欲里,远远不足以匹配饥圌渴和欲求的疲惫。


肉圌体的虚弱盖过灵魂的渴求,Loki在拼命伪装,但他仍能察觉。


Thor没有说话,他搂紧Loki,恭顺而小心的迎合着他,他亲圌吻他的嘴唇,温柔紧促的抚圌摸圌他的欲圌望,在Loki呼吸变得更浅更快的时候,他扣紧他的腰胯加快耸圌动,直到Loki呻圌吟出声,轻圌咬着他的皮肤释放出来。


Thor很快从Loki身圌体里退出来,他搂着他躺倒,无视自己依旧昂扬的欲圌望,小心的为他理好衣衫。


Loki趴在地上圌任他摆圌弄,他喘息着,汗水淋漓,神情恍惚。


Thor搂紧他,轻柔的抚圌摸Loki汗湿的头发,他待他慢慢平复下来,轻声唤:“Loki。”


“嗯?”


Thor贴近他耳圌垂,声音沙哑的近乎哽咽,“别害怕。”


Loki猛地愣住,他抬起脸,闪烁的眼神满是掩不住的意外,“你……?”


Thor吻他额头,伸手抚平他微皱的眉心,“再没什么能毁了这个了——我们现在拥有的东西。”


Loki眨眨眼,他垂下头,把脸埋在Thor心口——他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和着胸腔里共振着的轻柔话语,“闭上眼,睡一会儿。” 


Thor的手拥着他,暖暖的气息吹在脸侧,“我守着你呢。”


“我就在你旁边,哪儿都不会去。”


Loki沉沉闭上眼,他陷在Thor手臂和胸膛筑成的狭窄的港湾里,在意识的大海上沉沉浮浮。


Thor抚圌摸圌着他的脊背,暖暖的声音像在吟诵摇篮曲,


“你喜欢这样,对不对,小家伙?”


 “睡吧……”


“我守着你,永远守着你……”


Loki终于睡过去,情圌欲的红晕在面颊上褪尽,留下彻底的、没有血色的苍白。绞在一起的手指抓着Thor胸前的软甲,指尖冷的像冰。


Thor把他的手捧在手心亲圌吻——他知道Loki有多不想走,哪怕未来是必然的衰竭和死亡,他还是执拗而傻气的眷恋着这个禁圌锢了他太久的世界。


这个只有他和他的世界。


Thor抬起手,感觉整个手掌都胀的发圌麻——或许很快他的精力也不足以准确的施出一次魔法了。


这是个颠倒疯狂的困境,欺圌骗之神被哄入圈套,雷神变得软弱无力。


Thor知道他要为他们两人做出选择,留下死去,或者重回那片注定不会安宁的土地。


Thor没再犹豫,他伸出手,催动悬戒的魔法——金色的火花在明圌镜上跳跃着,银色的镜面泛起柔波。


Thor的手心开始发烫,熟悉而久违的感觉激荡着他的胸膛,火花中裂出一道冰蓝色的闪电——那是他最忠诚的武圌器和伙伴破空而来,Thor抱紧Loki,飞身跃了出去。


“你骗了我。”Loki在寒冷的空气里醒来,只用一个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Thor抱紧他摇头,“我没有,我只是在你睡着的时候替我们做了选择。”


Loki沉默下来,他垂着眼眸静立片刻,然后抬起头,亲圌吻了Thor,“你是对的,哥圌哥。”


Loki轻轻从Thor怀抱里挣脱出来,舒展了一下圌身圌体,“阿戈摩托之眼呢?”


“在这儿,”Thor从怀里摸出绿色的石头,犹豫着是不是该交给Loki。


“没事的。”Loki把它接到手里托了下——作为一块承载了他几十世的命运的宝石,它实在太轻了。


“你去还给Dr.Strange吧”,Loki把它放回Thor手心,自己退后一步。


他承认自己动了在上面施加一个追踪魔咒的念头,但牢不可破的誓言束缚着他。此时此刻,在他唯一的爱人面前,他不想再冒这个险。


至少他能确定这就是那颗时间宝石了,在那个人出现的时候,这条信息又能为他换取些机遇和时间。


“走吧,”Thor把阿戈摩托之眼揣回怀里,冲Loki招招手,“咱们回纽约圣所去。”


Loki没有动,他看着Thor,缓缓摇头。


现在他有比找回Odin更重要的事了,在纽约留宿的第一夜,他就利圌用魔法趁着Thor熟睡时跟Hela见了面。


Odin的消失,Thor的归来,那时候看来,是完全可以分享给他邪圌恶新盟友的信息。现在他不确定她已经因为这些而掌握了哪些先机……


他要做些什么,在Thor遇到Hela之前。


“Loki……”,Thor回转来拉住弟圌弟的手,“我们说好——。”


他猛地哽住——他们说好什么呢?他们只是相爱了,却从来没说好任何东西。


“什么?哥圌哥?”Loki看着他,嘴角含圌着笑,眼神里却浮现冷酷的坚决。


Thor下意识的捏紧手心……Loki的手腕还不足一握,要拽走他并不需要多少力气。  


但在那之后呢?他可以永远把Loki绑在身边吗?确保他不会伤害别人,或者为别人所伤?


“跟我走……或者带我走。”Thor把Loki双手攥进手心,牢牢地握住。他知道自己只是在顺从心底那点幼稚而不甘的幻想,在开口的时候便预见了Loki会给的回答。


 “我不能。”果然是这样冷静而干脆的回绝,没有回旋余地。


“那我们——”


“我们怎样?”Loki静静的看着哥圌哥,脸上浮现出令人浑身发冷的凄楚笑意,“你明白的不是吗?我们从镜像里离开,注定还是要做回自己。”


我们,那么简单幸福的词语。


我和你,Thor和Loki。


我们的家,我们的妈妈,我们的Asgard,我们的爸爸,我们的过去,我们的将来。 


家碎了,妈妈不在了,爸爸,他早就只是你一个人的了。


至于将来,哥圌哥,你会相信happily ever after这种事是属于我们的么?


Thor被一种熟悉却无法抗拒的无力感击中,他一把将Loki圈进怀抱,粗圌暴的搂紧他,像是迫切的想把他揉碎了锁进心脏里。


在Loki身后不远的地方,粗粝嶙峋的岩石巧妙的掩着Water of sight的入口,那里储存着九界的无数秘密,Thor曾经用近百年的生命做代价,探究无限宝石的消息(注释)。


Thor忽然想,他愿意拿五千年的生命做代价,向命运女神交换他可以永远拥有Loki。


又或者,他早就拥有过那个机会,在镜像里选择沉迷下去,用三四十年的相守替代接下来千百年未知的辛苦流离?


可那有什么意义?


Thor见过关于过去未来那些更虚幻美好的版本,那座笨拙舒适的海边木屋,那个有母亲在、明亮安宁的Asgard。


没人想要拒绝幸福的诱圌惑,可如果痛是真的,Loki会选择亲手捅破一切美丽虚幻的泡沫。


“你会回来吗?”Thor依旧没有放开Loki,他吻着他,小心翼翼的开口。


“或许会。”Loki声音很轻,听不出那背后隐藏的情绪。他从Thor怀抱里挣脱,仰面看着他,“我不能做出承诺。”


“我会去找你,”Thor抓圌住他的手,郑重其事的捏紧,“你知道我会去。”


Loki笑起来,晶莹的泪光浅浅的汪在眼眶里,像梦一样流转。他的指尖抚圌摸过Thor的手背,爬行过他冰凉的盔甲,停留在那个符文埋藏的地方。


“你总能找到我,不是吗?”


“Loki,”Thor把Loki揽近了,他的手像自己有圌意识那样滑圌到他颈后去,“我是你的,父亲和任何人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当然,”Loki用手指托着Thor的下巴,扬起脸温柔而细致的吻了他,“你是我的。”


修圌长的手指抚圌摸过Thor的脸颊,指尖像带着魔法似的,留下一串酥圌酥暖暖的触感。


黑圌暗盖在海蓝色的眼睛上,湿圌润的吻随之加深,“我也是你的,Thor,永远都是。”


誓言悬挂在眼前的黑圌暗里,像颗永不湮灭的星星。


怀抱骤然被填进空虚,Thor睁开眼,Loki已经不知所踪。


前臂泛起明显的刺痛,像有根线牵扯着,直直的钩进血肉骨骼,勒进灵魂深处。


在疼痛加重以前,有种从未感知过的清凉妥帖在皮肤之下生发出来,亲圌密的绕在那刺痛周围,像只疗伤的手温柔抚触。


Thor隔着盔甲抚圌摸那处不可见的伤口,耳边响起Loki温柔的低语,“你总能找到我,不是吗?”


Thor抬起眼眸,浅浅微笑,“是的,Loki,我总能找到。”


The End.


(or TBC after Thor 3)


注释:见奥创纪元里的删减片段,锤哥为了知道六颗原石的秘密,用自己的生命做祭品找命运女神们询问了信息。


作者的废话:   


J.D.塞林格说,“我感到恐惧,只要笔下人物一登场,我就深感关于他们我所写的一切大都是虚妄的。虚妄,因为我写他们时总是一往情深(甚至这一刻,当我写下一往情深,这份深情便也随之成为虚妄)。”


抱歉没有什么预兆的,《一切皆虚妄》就写到了最后一章,这看起来或许像个没有彻底完结的故事,但我想它到了完结的时候了,或者说至少到了告一段落的时候了。


一度想过写个欢天喜地的happily ever after的结局,但是思忖再三,也和场外指导讨论再三,觉得那种方式的HE并不适合这篇文里的锤基。《一切皆虚妄》的开篇就说,我想讲个锤基在时间的洪流里学会爱的故事,当Thor意识到他爱着Loki——像Loki爱着Thor一样的时候,我动笔的初衷就已经达成了。他们的人物性格和矛盾纠结的过往使得他们的纠缠格外迷人,但也正是因为这个,难以想见Thor会放下责任,追随Loki,或者Loki会放下执念,依赖Thor,或许在镜像空间里的某个瞬间,他们都有过这样的幻想,但最终他们都清圌醒了,决定接纳更痛苦却真圌实的现实世界。


我想,对于MCU里锤基来说,he早就不再是两圌情圌相圌悦现世安稳,他们能求的,只是一份超越五千岁寿命的永恒的爱,只要他爱着他,活着是极好的,死了也不妨事。


那天有妹妹问我正式掉入锤基坑多久了,我算了算,前后大约四年,正是在三次元勉勉强强读个学位的时间。


以前一直爱EC超越锤基,直到锤哥在《妇联》里喊出那句带着哭腔的“you come home.”基妹眨着含泪的大眼睛,挣扎着、掩饰着、慌乱着、倔强着,说I don’t hАVe it.从此彻底沉迷下去,无可救药的爱上那个神圌经质的反派弟圌弟,和那个二百五的英雄哥圌哥。


动笔试着写第一篇锤基文,发觉他们实在闹心的很,一个那么直,一个那么倔,怎么看,都很难想象出最后会幸福安宁的样子,咬牙切齿的念着两位祖圌宗,敲下个苦大仇深的名字,叫All in Vain.


脑海里最早浮现的是罗蒙湖那个故事,它产生在我第一次经过罗蒙湖边的路上,成型于前后几次在高地徒步的旅途之中。最后一次在克罗登沼泽的寒风和细雨里游荡了几个小时之后,我决定无论如何要把它写下来。


诚如很多姑娘所言,罗蒙湖完全可以独圌立出来,而不必寄居于锤基的感情故事之上。那片孤独寒冷又美丽的土地,那段血圌腥绝望又动人的历圌史,那个背负着家族和信圌仰的十圌字圌架、为了民圌族的自圌由和独圌立而战的Thor MacGregor,还有那个安静偏执,浑身散发着书香与清冷气息的Loki Harrison,他们本身就值得一个美好壮阔的故事,我只是遗憾自己没有能力把它写的更好。


但是,如果没有锤基,没有对他们的难以放下又无从说起的喜爱,我可能压根就不会动笔,也可能在无人回应或是心情低沉的某些时刻便中途放弃了。没有锤基,我一定不会用近三年的时间书写如此长的一篇不能转化成论文和稿费的文圌字。


基友曾经说,所谓同人圈还有同人文化本身都带有无法忽视的快消痕迹,我卡文或者是因为某些事情低落时她会敲打我,你不是说自己是为了喜欢而写的?大家萌CP不就是图个开心吗?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关掉浏览器那个世界就不见了啦!


是的,我想不管我们怎么在弹幕和微博上刷着“锤基一生推”或者“爱锤基一辈子”,内心深处都分明知道这是短暂或是某一个时期的事,三次元的生活本身比这复杂重要的多。但我想,并非所有短暂的东西都是浮云般飘过无痕,因为锤基而创作出的可以感动别人的视圌频、图画、文圌字,因为他们而产生的关于爱的领悟,关于命运和抉择的思考,因为他们而读的书、成就的可以跨越次元界限而存在的友谊,这都是更为长久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他们给我们带来的某种形式的永恒。


两年多以前动笔开始写All in Vain的时候,我的想法是他们最终会回到雷神1里基妹索吻的场景,当时光回转,锤哥终于亲圌吻了基妹,历圌史就此改变。


随着文圌字的书写,随着一步步走进北欧神话,然后再去品评他们在电影中的表现,我意识到对于锤基来说,一切重来不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他们无法圌理解彼此的过去,就永远没法面对共同的未来。嫉妒和恨意是爱恋的基础,傲慢和怨怼是原谅的前提,放在任何一对情圌侣身上都会分崩离析的关系,在锤基身上却诡异的合理。他们的爱是荆棘上的玫瑰,根茎和枝丫由血和痛浇灌出来。


或许他们永远都不会成为一对好好相爱的情圌侣,他们会一直争吵、调圌情、打架、和好、相互指责,又相互信任,他们会把生活过的叮叮咣咣鸡飞狗跳,然后又在废墟上互相看着,眼睛里是比宇宙更深更久的爱意和渴求,无论活着死去都死死纠缠。


好像写的太散太啰嗦了……写All in Vain的过程真是痛苦并快乐着,无论是从时间地域跨度还是字数篇幅,它都能和我的毕业论文媲美了,要是有阿斯加德锤基大学,我这个穷捡破烂儿的绝对要拿它去申请学位!


说了这么一大堆,感觉自己像个母亲在送走一个最心爱的孩子……不舍和唠叨总是难免的,如果看起来像无病呻圌吟实在不是本意。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要跟所有看到这里的妹子汉子们说声谢谢,尤其要感谢那几位一直回圌复或者私信我的妹妹。写文虽然是个自愿行为,但一个人的坚持的确是很孤独的。收到评论和反馈的我一直很开心、很感激,谢谢你们!


PS,亲爱的场外指导大人,感谢你在All in Vain刚出生的时候就来勾搭我,没有你陪我的一次次的讨论纠结我真不知道它会走向何处。虽然你默默的爬了墙头还偷偷的把文坑了,但我们因为锤基结下的友谊还在坚圌挺的活着。那些为了他们而讨论过的宿命和爱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我们一起脑的《惊梦》我也一定会把它写出来,promise!

评论

热度(368)

  1. Twilight Frontier诸葛福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