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小王子

【锤基】可念不可说(同名MV改编同人文,2-1)

是洛基不是落姬:

MV链接:【锤基】可念不可说(抖森生贺,微虐慎入)


前文:第一章


前言:本部分剧情在原MV中没有体现,因为是后来深入拓展脑洞的时候额外加的戏……一堆流水账_(:зゝ∠)_


Loki转世去的是一个平行世界,Thor追过去也给这个世界造成了一定影响,所以亨五这一世的剧情有很多地方会跟原剧不一样,不是我没看原剧就恶意崩坏。




第二世、Thor X Henry V


   六百年前的,另一个中庭。


   是Thor此刻的身之所在,也是Loki转世后的身之所在。


   这世上应该再也没有比他更绝决的人了,为了彻底摆脱过去,竟然特意错开了时间和空间,转世到这里来。Thor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同时打量着眼前低矮破旧的小酒馆,这个小酒馆有个粗俗滑稽的名字,叫野猪头。


   走进去之前,Thor仍保有几分怀疑,他之前听Heimdall说过,Loki虽然转世为短寿的人类,却仍然贵为王子,那么照人类的繁文缛节来看,他们的国王会允许自己的儿子纡尊降贵到这种地方与三教九流厮混吗?


   就算允许,Loki他看得上这种肮脏嘈杂的地方吗?Thor仍下意识按照Loki的习惯揣测着,总觉得这不像是个能遇见他的地方。可Heimdall只提供了这一个地点,Thor无处可去之下还是踏入了这个他必须低头弯腰才能进门的小酒馆,随意要了杯酒,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耐心等待。


   Hal是Loki这一世的名字,或者叫他Henry和Harry也都没错,由于他唯一的哥哥早夭,他便成了当今国王的嫡亲长子,既这个名为英格兰的国度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等待中,Thor把这些早已烂熟于心的消息再次梳理了一遍,以确认Loki这辈子已经远离了曾经的痛苦之源,得到了他想要的生活,有足够充分的理由活得幸福快乐,无忧无虑。


   当俊美高挑的年轻王子以散步的姿态走进来时,他一直漫无目的的双眼立即落在了酒馆一角的阴影里,那是他平时很难注意到的地方,现在却坐着一个身披黑斗篷的金发壮汉,说是壮汉也许显得有些粗鄙,但比起四肢纤细身材瘦削的Hal来说,那个有着结实肌肉的金发男人的确相当壮实了。


   他坐在那里也许是不想引人注意,然而他的长相和发色都使他注定如金子般耀眼。Hal一边继续慢慢走着,一边不着痕迹地继续打量。这个人的眼睛真漂亮,如此纯粹的蓝,哪怕把它比作宝石都太稀松平常不够新意,那些东西已经看厌了,它应该是我们头上那片天空在最晴朗无云时所展现出来的样子,不止辽阔深邃,更稀有难得,叫人总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又怕多看几眼就忘了时间,忘了工作。


   可他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竟然独自盯着眼前的半杯酒笑得温柔似水,哦,我敢肯定,如果他肯对哪个姑娘露出这种笑容,那位姑娘一定会脸红心跳,非君不嫁——嗯,说不定他就是在想心爱的姑娘吧?


   转念间,Hal已经走到楼梯口,离那个生面孔不过两三步的距离,他收住脚步望了一眼楼上,然后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阵,只听一串响亮的鼾声力压各种嘈杂源源不绝地从二楼传下来,哦,一定是Falstaff那个老混蛋了,除了他没人能打出这么有力的鼾声。


   “这个老家伙果然还没起床。”


   轻轻一声带着笑意的嘀咕,飘进Thor的耳朵里却宛如炸雷!他悚然一惊,循声抬头,只见那熟悉的面容正活生生站在他身旁咫尺之间,虽然只得一个侧脸,但他绝不会认错!


   Thor完全下意识地站起来,身子前倾,几乎要脱口而出喊出那个名字了!但Hal回头看了他一眼,让他刹那间清醒过来。


   那一眼陌生又平淡,没有爱,没有恨,没有疯狂,也没有绝望。


   是Hal看陌生人的眼神,不是Loki看Thor的眼神。


   可能在他灵魂深处还残存着些许前尘往事,也可能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如一张白纸,但无论如何,此时此刻的他确实是不认识Thor的。


   不能莽撞!Thor在心里再三告诫自己,才渐渐缓和了全身紧绷的肌肉,试着对Hal挤出个僵硬的微笑表达自己的善意。


   刚刚眼角余光瞥见Thor突然站起来的时候,Hal还以为他要有什么大动作,没想到最后只是递过来一个很勉强的笑,真是奇怪。不过出于良好的家教,Hal马上也回报给Thor一个礼貌的微笑。


   目送Hal脚步轻快地踏上楼梯消失在二楼转角,Thor终于收回追随的目光,脱力般跌坐回去。


   他以为见一面就能让自己难解的牵挂有个着落,积蓄的思念有个排遣,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感觉心底蒙着尘埃的记忆都被Hal那一眼激起来了,在他五脏六腑里喧嚣着,使他仿佛得了什么怪病一样,呼吸不顺,满腹瘙痒,只想用力地咳嗽一番,但即便让他把肺都咳出来他也不会有任何好转。


   这感觉真是难受极了。Thor两手捧着那个铁皮酒杯,就像掐住一个人脖子那样紧紧捧着,然而这除了把酒杯捏到变形之外毫无帮助,他只好懊恼地丢开酒杯,抱拳抵唇来掩饰自己内心激烈的混乱。


   他知道自己很健康,那也不是病,而是自己突然想Loki了,疯狂地想,就连Loki刚死的那段日子里,他都没有这么想过。


   Loki仿佛从尘埃与阴影里走来,清瘦的身影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站定,一双水光润泽的绿眸静静望着他,如果这样的眼神能够给人以触感,那一定比最娇嫩的花瓣、最昂贵的绫罗都要柔软。


   Loki好像在笑,一线薄削的红唇抿着上扬的弧度,看不出是开心还是讥诮;Loki又好像在哭,两行泪从他眼里簌簌滚落,有愤怒也有绝望。但无论怎么样,他都保持着绝对的安静,不肯开口唤Thor的名字,更不肯喊他一声哥哥。


   原来即便没有高明又尖刻的言辞,Loki也一样能狠狠攫住Thor的心,让他不能轻松地呼吸,正常地思考。


   “Loki,如果你想折磨我,那么你已经做到了,就跟我说说话吧,告诉我,你现在过得不错。”Thor低声喃喃着,他明知道Loki不会听见,就连刚刚上楼的Hal也不会,只是说出来能让他心里稍微好受一点。


   但好像有什么注定了一样,就在Thor自言自语完之后的片刻,他感觉有人轻轻踢了踢他的凳子脚。“嘿,我能在这坐会儿吗?”


   Thor回头一看,发现那一头金色卷发的小王子不知何时已经从楼上下来了,正斜倚在他身后的柱子上,双臂交叠抱在胸前,用灿烂的笑容和好奇的眼光跟他打招呼。这令Thor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完全没想到Hal会主动来跟他搭话。


   见Thor发愣,Hal奇怪地皱了下眉,歪头又问:“可以吗?大个子。”


   “啊,当然、当然可以。”Thor急忙往一边挪开,示意Hal坐到自己身边。


   这让Hal更觉奇怪,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想跟初次见面的人坐得那么亲密,只好假装没注意Thor的动作,径自去他对面的空位落座。


   Hal的选择让Thor猛然察觉自己的举动是多么滑稽可笑。他一时忘了,Loki的死,是带着他们相伴多年培养出的感情和习惯一起死了,剩下他和全新的Hal,不会自然而然跟他并肩贴身而坐的Hal。


   “你是外地来的?”Hal似乎没看出Thor满脸的失落,随口问道。


   Thor点了点头。“我看起来很明显吗?像个外乡人?是因为口音,还是……?”


   Hal感觉这个金发蓝眼的大个子有点傻乎乎的可爱,有意跟他打趣一番,“你不开口就已经很明显了,因为我们这儿很难找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如果有,我一定会认识的,而你开口的话那就更明显了。”


   “我这样的人?”


   “你不知道你自己好像金子一样,会发光吗?”Hal大声说着,同时向周围的食客酒徒们撩了一眼,这些天天等着看热闹的人立刻跟着起哄大笑起来。


   就连那瘦小佝偻的酒馆老板娘也凑过来调侃:“没错,这个小伙子瞧着就跟金子造的一样,看得我都忍不住想拔他一根头发当金线。”


   这份热闹让Thor恍惚有种回到阿斯嘉德的错觉,他曾经也是酒桌上的主角,调侃起哄样样在行。“哦,不,我建议你不要那么干,就算你真想要一根金头发也该去拔他的,他也是金发。”熟悉的气氛让Thor感到轻松,他随口就把话锋抛回Hal头上。


   “喂,你怎么能这么出卖第一次见面的朋友呢?”Hal佯作生气地指控了Thor一句,又站起来转身问酒馆里的众人,“你们说老实话,是不是这家伙的金发比我的好看?要拔是不是该拔他的?”


   “你的!”众人不给面子地起哄。


   看着Hal游刃有余地顶替了他以往在酒桌上的角色,跟宾客们谈笑风生,Thor不禁又想起Loki,想他曾经在宴会上如空气般的沉静,以至于经常是Thor挨个敬酒干杯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悄然退场了,而大家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又走去了哪里。


   起初Thor还会去找Loki,但久而久之也就任他去了,因为他觉得Loki会一直在他能够触及的地方,不可能走太远,更不可能走丢,而兄弟之间来日方长,也不必总是那么形影不离的。他完全没料到,有一天Loki不仅走了,而且走得比他想象的更远,让他几乎追不上。


   Hal在Thor走神的时候已经结束了跟众人的调笑重新坐下,他可不想冷落了新朋友。“嘿,还能继续喝吗?来两杯吧。”


   Thor没有拒绝,客套不是他的性格,何况邀请他的是Hal,继承了Loki容貌和灵魂的人。


   “怎么样,过得还好么?”Thor接过老板娘新上的酒,状似随意地向Hal问。


   Hal诧异地眨了眨眼,“我还以为该我先问问你。不过好吧,既然你问了我也不该吝惜回答,正如你所看到的,我过得还不错,虽然没什么正经工作,但就是有闲钱请人喝酒,基本上想玩就玩,想睡就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看样子你过的是国王般令人羡慕的日子。”Thor有意一语双关地试探。


   Hal目光一凝,看着Thor的眼睛毫不避讳地承认了,“只差一顶王冠而已。那你呢,你看起来对我了解不少,而我对你却还一无所知。”


   “Thor Odinson,来自阿斯嘉德。”Thor自报家门的同时感觉有一丝微妙,他从未想过有一天需要对着Loki的脸重作自我介绍。


   “呃……名字不错,但是这个地方我从未听说过。”Hal的表情里有种露怯的懊恼,“应该不是英国的吧?”


   “的确不是,离这儿……很远。”Thor抬头看了一眼屋顶,决定还是不要说到底有多远了。


   Hal的表情大为缓和,他还以为在英国境内还有他不知道名字的城市,那样的话就丢人了。“既然离家很远,那你来这里一定不是像我这样无聊闲逛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这个问题,Thor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不想骗Hal,但也不想让Hal知道一切,而且即使让他知道了他也不会当真的。“我只是……只是厌倦了家里的一切,想到处走走。”


   Thor不擅长说谎,支支吾吾难以启齿的样子让Hal误以为他是跟家人闹矛盾离家出走,亦或是过于叛逆被扫地出门的。“那么看样子你短时间内是不会想回去了?”


   见Hal一脸好笑的表情,Thor就猜他可能误会了什么,然而他又不好说破,只得顺着话敷衍道:“大概吧,不过也说不定明天就想回去了。”


   Hal只当他是强要面子,也不深究,把自己那杯酒喝完就准备走了。临走之前,他出于好心把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矮个子男人叫过来介绍给Thor:“这是我朋友Ned Poins,我不在的时候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帮忙。”


   Thor没料着Hal能对他这么一个刚认识的人上心照顾,意外之余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毕竟从前的Loki对他可没这么热情。


   而Poins似乎很习惯Hal交朋友的速度,只是打量了Thor一番,就痛快地应承下这份差事。


   Hal离开后,Thor无所事事,就跟同样无所事事的Poins谈起Hal,他很好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储怎么会出现在这种乡野酒馆里。


   “你会对这件事奇怪说明你见的世面还不够多,也不像你外表看起来那么有……”Poins读书不多,想了半天才找出个看似合适的形容词来,“呃,饱经世事的沧桑感?嗯,总之你只是看起来老成,其实连纨绔子弟都没见过,不过算你走大运,你今天见到的是其中最位高权重的一个,也是皮相最好的一个。哦,说起来你长得也不错,我估计Hal对你这么好有一半是冲你长得合他眼缘。”


   Poins油腔滑调的样子跟Fandral有几分相似,Thor感觉亲切,不由笑着调侃,“你就不怕这些浑话传到Hal耳朵里会被抓起来治罪?”


   Poins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摆了摆手,“得了吧,我们可是一起抢过劫,一起分过赃的交情。”


   “抢劫?”Thor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堂堂一国王储居然、居然去抢劫?!


   Poins见Thor眉头皱得死紧,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慌忙矢口否认道:“没有!你听错了,你看我这体格像是能抢劫的?你看Hal那身家像是需要抢劫的?不可能不可能,你别瞎说。”


   论说谎的功力,Poins跟Loki之间的差距简直像三岁孩子和艺术大师,而被骗经验丰富的Thor也不屑于戳穿他拙劣的演技,只是忍不住开始为Hal担忧,深怕他身后还隐藏着其他恶行劣迹,如果它们已经多得足以成为他走向王位的绊脚石……


   Thor恼火地发现自己不敢往下想,因为那样的话Hal多半又要重蹈Loki的覆辙,他会失去本应得到的王位,失去他的国家子民,甚至害了自己的性命!


   这让Thor怎么忍得下心袖手旁观?


   弟弟,我很高兴你真的有了新的开始,更难得的是这辈子你仍然生而为王,我本该满足了,可我又看到了你身后的隐患!曾经我没能将你从错误中拯救出来,使你陷入万劫不复,这次我一定不再错失机会,我会帮你扫除障碍坐上一个稳固的王位,助你成为万民敬仰流芳百世的君主!


   Thor在心中暗暗起誓,浑然未觉这些念头早已超出了先前“只是看一眼,确认一下”的计划。


   远在阿斯嘉德彩虹桥上的Heimdall默然看着这一切,暗金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意料之中的神情。世上有很多事他不必动用神力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只因为他是局外人,而他所看见的都是身不由己的局中人。


   应该传信给Thor让他不必插手Hal的人生吗?Heimdall有一瞬间想这么做,可是他能猜到结局,Thor不会轻易放弃,除非Hal此后的人生能完美得如他所愿。何况这次把他送去那个平行世界耗费了比以往更大的能量,甚至动用了宇宙魔方之力,短时间内是没法再来一次同样的传送把Thor接回来了。


—————————————————————————


   以Hal不务正业混迹市井的频繁程度,Thor很快就再次见到了他,这次轮到他回请Hal。


   Hal应邀到Thor暂住的旅店客房,一进门就看到摆了满满一桌的酒食饭菜,“哦,我的天啊,这么丰盛?”说着他又看了看Thor,感觉这个人比想象中更有趣了。


   Thor抬手示意Hal入座。“承蒙照顾,这点答谢是应该的,只可惜我人生地不熟,仓促之间只能弄到这些,简陋得很,希望以殿下的身份不要嫌弃。”


   如此斯文客套原不是Thor的性情,但是顾忌着Hal跟他不过才一面之缘,他不方便像以前对Loki那样直接以兄长的身份责问教导,只好绞尽脑汁想了这个委婉的法子,为此他还特地向Poins打听要怎么做才能投Hal所好,搞得Poins还以为他想攀附高枝。


   这阵仗,Hal不用想都知道Thor有事要提,不过Hal可不怕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区区一顿饭而已,如果Thor提的事情他办不到大不了自己掏钱结账。所谓有恃无恐,Hal自认还吃得起Thor这顿饭,也就大大方方入了座,镇定自若地给自己斟酒夹菜。


   “殿下……”


   “你可以喊我的名字Henry,或者Hal,这里的人都这么叫,你也一样,不算僭越失礼。”Hal感觉在酒桌上还搞尊称有点不自在,何况Thor的表情看起来比他还不自在,那还是算了吧。


   “嗯,Hal,我这个人不擅长卖关子,猜你也不喜欢听废话,那我还是直说吧,我从Poins那听到一些关于你的事情……”Thor看着Hal有吃有喝心情不错的样子,想到自己接下来的话比较扫兴,又有点开不了口了。


   “怎么了?他说我什么?”Hal三杯酒下肚,白皙的脸颊好像敷了粉一样晕出清浅的酡红,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也额外多了点水光。


   “说你们一起抢过劫,一起分过赃。”


   “哦,确实有过,”Hal干脆利落地承认了,一脸不以为然地看着Thor,“怎么了?”


   “我是说,抢劫!分赃!”Thor忍不住加重了语气,他对Hal的反应有点接受不能,之前Poins说走嘴的时候好歹还有点掩饰的意思,Hal竟然脸皮厚得连掩饰都不屑掩饰?好像抢劫分赃是家常便饭一样!不得不说,这样的Hal倒是愈发跟Loki相似了,Loki在纽约搞破坏的时候也是一副理所当然高人一等的样子。


   Hal挑了下眉,装傻充愣地反问Thor:“请恕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来调查案子的?还是想入伙的?如果是前者,我想提醒一下你没有这个权力;如果是后者,那也很抱歉,我们不靠抢劫养家糊口,纯粹好玩儿而已,加入我们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利润的。”


   Thor被Hal的伶牙俐齿梗得气结。“你身为王储,文不理政武不安疆也就罢了,倒混在这市井之中结交地痞无赖,净干一些打家劫舍的勾当,还以为是多有趣的游戏,难道等你继位称王之后要让你的子民跪拜一个当过强盗的君主,让你的国家藏污纳垢,比阴沟里的泥水还浑浊吗?”


   Thor一番话毕,满室寂静,Hal端着酒杯的手在唇边停顿了片刻才慢慢放下,一双眼诧异地盯着Thor,明显是没料到对方敢如此“出言不逊”,居然声色俱厉地指责一国王储。


   而Thor在说完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他都不敢相信这么犀利的言辞是从自己嘴里冒出来的,倒有几分像以前父王教训他和四武士到处鬼混时的腔调——果然一遇到跟弟弟有关的问题他就不自觉地进入“长兄如父”的模式了吗?


   不过眼下比较要紧的是可别因为这番话就把Hal给惹急了吧?引起什么不必要的怀疑也不好……


   Thor正尴尬着不知如何是好,倒是Hal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微笑着“表扬”了他一句:“看不出你还有一副伶牙俐齿。”


   Thor再迟钝也听得出这是讽刺,僵着脸硬邦邦地回道:“肺腑之言不需要伶牙俐齿。”


   Hal“噗嗤”一声笑出来,看Thor的眼神里却不带半分笑意。“你与我非亲非故,甚至连我国子民都不是,又以何等身份何等立场对我说这些肺腑之言?”


   “我……”Thor顿时张口结舌,他不是不想告诉Hal自己这么盼着他改邪归正的理由,只是知道Hal不会相信。


   看Thor期期艾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Hal只当他是一时心直口快,觉得教训个皇室贵族显得有能耐,心里颇为不屑。“Odinson先生,感谢你的款待,如果没有别的指教,我还有别的事要先走一步了。”


   眼看失去耐心的Hal起身拔腿便走,Thor抢在他开门之前喊住了他:“慢着!”


   Hal一手已经搭在门闩上,不耐烦地回头瞥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


   “你很聪明,”Thor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走到他身旁,一手抵住门,示意他听完自己的话再走,“应该能分得清谁只是想讨好你,然后升官发财,封妻荫子;而谁又不惮于说尽丑话,却只希望你迷途知返,走好将来的每一步路。”


   那双蔚蓝的眼睛近在咫尺,让Hal能毫不费力地看到自己的身影正包围在一片赤诚当中。他再次感到诧异,不,应该是动容中又含有一份窃喜,这些年来,自从他换上现在这副纨绔子弟的面孔开始游戏人间后,除了他年迈的父王还肯真心实意地为他痛心疾首之外,其他人不是幸灾乐祸看热闹,就是曲意逢迎甘当弄臣,至于大着胆子直言相谏的也不是没有,可惜都是浅尝辄止,一遭驳斥就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能坚持下去。


   Thor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例外。隐藏自己太久的Hal尝够了孤独的滋味,他渴望遇到这样一个例外。


   可是Thor到底是真的一心一意为他着想,还是已经看穿了他的把戏才故意来表忧心献忠诚?Hal转念一想,就算是后者,确有几分聪明才智,可以为我所用辅国理政;如果是前者,那便是一生难得的知己朋友。


   是辅国贤能,还是一生知己?抑或两者都是?Hal不得不承认有点期待跟Thor继续相处下去了。


   “跟我来。”Hal拉着Thor走到窗边,把木窗打开向外看了一眼,随即示意Thor也来看看。“你看到了什么?”


   英国的天气变化无常,多雨而少晴,云雾蔽空已是常态,就像Thor现在所见的这样。


   “能感受到太阳的光明,却看不见太阳本身,”Thor顿了片刻,目光移回Hal身上,“就像你,你本该是太阳,奈何要被乌云遮蔽。”


   被Thor这么一说,Hal不怒反笑,而且笑得特别开心,让Thor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


   “不不不,你说的很对,”Hal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天知道他有多高兴能找到个连打比喻都跟自己很合拍的人,“我喜欢这个比喻。”


   “……真的?”


   “当然!”Hal高兴忘形,开始跟Thor勾肩搭背起来,他倾身附在这个金发大个子的耳边低声说,“那么,用你的比喻想一想,太阳容忍污浊的浮云遮蔽他的庄严丰采,可当他高兴显露本来面目而破尽雾障大放光明的时候,人们将会格外地惊奇赞叹。”②


   Thor略一琢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Hal才是深藏不露!他放心之余,又不禁为之前的劝谏感到尴尬,满面赧然着嘀咕道:“既然你自己心里有数,那我刚才的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了,忘了吧,当我没说。”


   Hal笑着捶了他一拳,表示:“不,那可不能忘,我会记一辈子的。”


   明明很轻的一句话,却一刹那拨动了Thor的心。他和Loki之间好像从未说过要一辈子怎样,因为他很简单地认为生活会一直保持眼前的样子一成不变,说不说一辈子都一样,而Loki,大概从未相信过有什么能天长地久,也就认为不必谈什么一辈子了吧?


   “Thor,你跟别人不一样。”Hal凝望着Thor的蓝眼睛,用比刚才更近的距离。他看到那里面仿佛有怀念,还有哀伤。


   “不一样?”Thor赶紧收了收思绪,希望Hal没察觉他的走神。


   “哈,就像你那个太阳和乌云的比喻,你说我是太阳,但你我都知道,你不是乌云。”


   “那又能是什么?天上也没别的东西了……难道是鸟?”Thor随口猜着。


   Hal摇了摇头,“你就是这片天。”


   “你的陪衬?”Thor开玩笑道。


   “不,是见证。”


(—TBC—)






注②:《亨利四世》中的原台词为“……但在此处我正效法太阳,他容忍污浊的浮云遮蔽他的庄严丰彩,可是当他高兴线路本他的本来面目,一旦穿破仿佛要掐死他的丑恶雾障大放光明的时候,人们将要格外惊奇赞叹。”



评论

热度(86)

  1. 拉里小王子是洛基不是落姬 转载了此文字